不善交际,感谢厚爱
是个韩吹

【韩叶】游乐园(一发完)

*有肖戴cp
*时间线定在第八赛季,叶修被赶出嘉世之后半年,可能会有bug
*关于vip票,我也不太了解,按照自己想的写的

选手群里。

戴妍琦:我刚刚给队长抢了一张迪士尼的生日票![图片]

戴妍琦撤回了一条消息。

戴妍琦:不好意思错屏了。

黄少天:不好意思我看到了!什么是生日票?干嘛的?

戴妍琦:就是迪士尼六月份周年庆嘛,生日在六月份的人可以免费抢入园的门票,我就用队长的号抢了一张。

许斌:那我也去抢试试?要怎么抢?

戴妍琦:我私发给你

江波涛:两位来的时候可以联系我,到时候可以去接一下你们。

孙翔:不是小事情抢到的票吗?怎么两个人要来?

苏沐橙:……

楚云秀:……

黄少天:……

叶修:……

孙翔:???我说的不对吗?

江波涛:没事,你说的对

几天之后,戴妍琦在空间返图,叶修看着感觉挺不错的,于是叶修私聊韩文清:咱俩要不要也去玩玩?

韩文清:小孩子玩的。

叶修:咱小时候才没有这种待遇,到时候给你买个大蝴蝶结往你脑袋上一放,啧。

韩文清:你就想想吧。

叶修:去吧去吧,一起放松一下,我挺想去的,从小没去过这种地方。

韩文清:那我订票。

叶修:两日票吧,顺便找个附近的宾馆,夏休期的时候去。

韩文清:嗯。

过了几分钟,韩文清又说:高铁给你定好了。

“今天中午我到你那,你在网吧呆着别到处跑。”出发前三天,韩文清给叶修去了消息。

“我去机场接你吧。”

“不用,想好吃什么,带你去吃。”

“好嘞,恭迎韩大大到来~”

给叶修发完消息,韩文清就关机了。

叶修照了照镜子,穿好前段时间韩文清买给他的衣服,拿着钱包就出门了,想了想,又回来把韩文清硬塞给他他还一次没用过的手机带上了。

叶修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师傅,去机场。”

叶修到的时候,离韩文清的飞机到站也就还两分钟,路上堵的要死,还好叶修出门早。

找好理想站位后喇叭里就传来到站的声音。

叶修一眼就看到了韩文清。

并没有拖着箱子,只是背了一个旅行包,带着墨镜。

叶修没有叫他,偷偷地混入人群中,从韩文清的后面突然伸手牵住了韩文清身侧自然摆动着的手。

“你竟然没有甩开?是不是就等着别人来吃你豆腐啊?”叶修十分惊奇。

“我看到你了。”就知道你不会乖乖等着。

“那你不来找我。”

“你会找我。”

“……好吧,我想去银泰吃焖锅,上次沐橙去吃说很好吃。”

“去。”

“还有什么想吃的,这两天带你去吃。”吃完焖锅,两个人百无聊赖地在银泰随便逛着。

“唔,上次沐橙还提到一家,我忘叫什么了,过会我问问她。我感觉全杭州好吃的地方她们三个都去吃过了。”叶修揉揉肚子,拉着韩文清进了一家运动男装店。

“你可以跟着一起去。”韩文清拿起一件衣服递给叶修,叶修也挑了个同款适合韩文清的号递给韩文清。

“我可不想一个人跟着她们三个女生一起到处逛,而且我那还有几个不省心的,得一直提溜着。”两个人一起走进试衣间。

“哎老韩你穿这个挺好看啊。”叶修评价说,顺手摸了一把韩文清的肌肉。

“闭嘴。”韩文清率先从试衣间走出来,照了一下镜子。

等叶修也出来之后,韩文清点点头,两个人一起去试衣间换下来,又试了另一件。

最后韩文清把试的两套都买下来了。

夏装占的地方不大,四件T恤放一个纸袋子里也不显拥挤。

出了服装店两个人也没再继续逛街,随便寻了个网咖,找个角落蹲着一起打荣耀去了。

叶修出门前特意带了几张小号的卡,现在摊开在韩文清面前,让他自己选。

“这段时间高考副本还没结束,要不要去打打?”叶修问。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

“你别嘲笑我,你也没高考过。”叶修初三就离家出走了,高中都没上过。

“我高考完才开始打游戏的。”韩文清拿了张拳法家的卡。

“真的假的,以前不玩吗?”叶修大感吃惊,当初两个人第一次pk的时候,他
还以为对面是个从小就浸淫在游戏里的人呢。

“嗯,我爸妈,山东父母,从小报补习班。”

“哎,真是联盟里的高学历人才啊。”叶修感叹。

其实高考副本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就是打怪,随机掉落五三啊王后雄啊薛金星的辅导教材,可以兑换一些材料装备这样的东西。

虽然无聊,两个人还是撑着把三次副本机会用完了。

两个人在这几天里就泡在宾馆和网吧里度过了,在最后一天的下午,两个人坐上了从H市到S市的高铁。

下高铁之后,叶修就跟在韩文清后面,绕了半天从出站口出去后打个车直接到了迪士尼附近的宾馆。

“买的两日票,明早上不用起的太早,8:30我叫你。”韩文清把带来的东西都收拾妥当,拉着瘫在床上的叶修去洗澡。

“晕车,不想洗。”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叶修的情绪就比较萎靡,手一直顶在胃那边。

“我给你洗,洗完之后我去给你买药。”韩文清调好水温后,把叶修的T恤脱下来,然后是裤子,“抬脚。”

叶修依言把自己的脚抬起来。

“这个水温可以吗?”韩文清的手轻柔地抚过叶修的头发,尽量不扯疼他。

“可以。”头发打湿之后,韩文清在手心挤了洗发水,先是在掌心搓了搓,然后把泡沫抹在叶修的脑袋上。

叶修就这么享受着韩文清的伺候。

“老韩。”突然叶修开口。

“嗯。”

“我……我不是洋娃娃,动作不用这么轻的,又不疼。”叶修顶着满头泡沫,凑过去亲了一口韩文清的下巴。

“我手上没数。”两个人第一次做的时候,韩文清把叶修的腰都掐红了,好几天才消下去。

“我喜欢你粗♂暴一点。”叶修笑,自己伸手把脑袋上的泡沫洗干净。

“不难受了?”韩文清把手放在叶修的胃的部位。

“好多了,再一会应该就没事了。”叶修从小就晕车,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双胞胎,叶秋从来没体会过晕车是什么感受。

“如果哪天你生气了或者我生气了,不用说话,直接把我扔床上干到开心就行。”叶修抱住韩文清,让自己挂在他身上,“最开始就是喜欢你这种粗犷的性格,在一起之后没想到是刚中带柔。”

在叶修突然消失后,韩文清找了他半年。

结果最后叶修自己跑到霸图送上门让韩文清解气,韩文清还克制着自己,手指头都要被他捏碎了,硬是只做了一次就让叶修睡觉去了。

“上次我去找你,我还以为你得干上三天三夜才消气,没想到韩大大自制力这么棒。”叶修在韩文清身上蹭了蹭。

因为珍惜,所以克制。

但是韩文清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所以他只是答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占有欲强一点也没所谓,我喜欢。”

“好。”

两个人搂搂抱抱亲亲还顺带洗个澡,结束的时间已经不早了,韩文清给叶修吹好头发之后草草地擦了擦自己的短发,就上床搂着叶修睡觉了。

前两天两个人夜夜笙歌,突然纯洁地睡一觉,两个人都不太习惯。

“明天能再晚点起吗?”叶修的手已经伸向了韩文清的罪恶之源。

“10:00之前。”

“那我们做吧。”叶修扑到韩文清身上,狠狠地亲了下去。

两个人折腾完已经是快第二天了,还好韩文清在被叶修撩得失去理智之前还不忘从床头柜拿了一盒没开封的套♂子给两个人都套上了,不然大半夜的再让工作人员换床单,那就很麻烦也很尴尬了。

处理了一下战场,韩文清又一次抱着叶修准备睡觉。

“今天老韩分外热情啊,朕甚是喜欢,有赏。”叶修在韩文清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什么赏?”韩文清的声音很低沉,叶修听了只想再大干一场。

“等回去的。”叶修打了个哈欠,真的有点困了。

“睡吧,晚安。”韩文清亲了亲叶修的后颈。

“晚安。”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并没有睡到很晚,9:00多一点叶修就被憋醒了,稍微侧了侧头,韩文清抱着他睡得正熟。

叶修又憋了一会,实在憋不住,就把韩文清叫醒了:“我去个厕所,你松开手。”

“不去。”韩文清反倒把胳膊收得更紧了。

叶修感觉自己打了个寒战。

“就去个厕所,一会就回来。”叶修低声哄着还完全迷糊着的韩文清。

这是第一次叶修比韩文清起得早,这样子的韩文清真是可爱的紧,让人想把他搂在怀里狠狠地蹂躏他。

在厕所释放完青春后,叶修洗好手,蹲在床边看着韩文清。

就算是睡觉,韩文清的眉毛也是皱着。

“不走。”韩文清的手指动了动。

“嗯,不走了。”叶修亲了亲韩文清的眉心。

“不走,不走……”韩文清的身子有些颤抖。

“老韩,老韩,起床了。”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脑袋,掀开被子使劲揉了揉韩文清朝气蓬勃的韩擎天。

“唔。”韩文清睁开眼睛看着叶修正坐在他腰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做噩梦了?”叶修从韩文清身上下来,摸摸韩文清的额头。

一头冷汗。

“嗯。”韩文清声音低低的。

“很经常吗?”叶修把被子重新给韩文清盖好,刚错出了一身汗,别再感冒了。

“很久没做过了。”从叶修重新找到他那天,这是第一次。

“来,哥抱抱。”不管韩文清愿不愿意,直接把人家脑袋捞过来搂在怀里。

两个人静静地抱了一会,韩文清拍拍叶修的腰:“起床。”

两个人吃过早饭,步行着去了迪士尼的大门。

“嗯,这就快到了。”

“好。”

韩文清挂了电话。

“谁?”叶修顺嘴问了一句。

“导游。我在网上买了vip免排队的票,不过只有七个大项,其他的还是要排队。”

转过这个弯,已经可以看见迪士尼的大门了。

“人真多啊。”叶修感叹。

“两位报过导游了吗?”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凑过来。

“报过了,谢谢。”韩文清微微颔首,带着叶修走到旁边的树荫下。

很快另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就过来了:“您好,是韩先生吧,我是今天的导游,你叫我老赵就行了。”

老赵走上前,从工作人员通道带着两个人进去了,然后刷身份证,取票。

“怎么,今天的团就我们两个人吗?”叶修问。他以前和沐橙报过旅行社,车里恨不得人叠人地坐着。

“我们每个导游只带一起买的顾客,因为你们两个是一起买的,所以我带你们两个。”老赵解释。

“那这服务还挺好的。”叶修点点头。

“我们从右边出发,带你们绕一圈回来。”

韩文清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张地图。

第一个项目是飞跃地平线。

现在已经是10:30了,叶修看了一眼排队时间被吓了一跳:“240分钟,四个小时?这系统错乱了吧。”

“这个项目是全园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在节假日基本没有低于两个小时的的时候。”老赵笑着说,带着他们从拐来拐去排了好几圈的人旁边走过,叶修能感受到来他们的汹涌羡慕。

从vip通道两个人直接省略了四个小时的排队时间到了最内间的排队室。

“Vip,第一排。”老赵上去和工作人员说了一句,然后笑着和他们俩说,“那我就在出口等着你们了。”

“好嘞,辛苦你啦。”叶修冲着他笑了笑,然后被工作人员拉到了第一排。

“哎老韩,过会出去我们买个发箍吧。”叶修看着旁边排队的不管男生女生都带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发箍,有点心动。

“我不能摘帽子。”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

在这个荣耀已经发展地十分迅猛的时代,韩文清的脸像霸图的队徽一样深入人心。

“不用摘,直接给你戴帽子上。”叶修掀了掀韩文清的帽子,“你看你这一脑门的汗。”

韩文清摘了帽子,拿在手里扇了两下,又重新戴上。

没两分钟,上一组就结束了,他们排着队进了场地。

“我们这个地理位置是真的优秀。”叶修看了看四周,他们这个地方真的是最佳观赏席位了。

“嗯。”韩文清把帽子摘下来,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放在了储物箱里。

飞跃地平线说穿了就是用不知道几D的技术把各国的风景展示在眼前,甚至还伴随着气味。

两个人跟着人流往外走的时候,听到一对小情侣在争执,那个男生非说在经过泰姬陵的时候闻到了印度飞饼的味儿。

叶修笑了半天。

出去之后,老赵正躲在树荫下抽着烟,看到他们俩出来之后赶紧把烟掐了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

“哎老赵,他们头上戴的那个蝴蝶结在哪有卖啊?”叶修随便指了个妹子。

“这边就有。”老赵带着他们俩进了那种景区里卖纪念品的商店一样的地方,但是这个纪念品商店就显得逼格十分高了。

一个发箍都要接近100了,好看的甚至更贵。

“就要两个发箍就行了。”叶修拿了最经典的米妮发箍去结账了。

“真有钱啊。”旁边有两个女生小声说着,“我也好想有钱啊。”

韩文清听了没说什么,低了低头跟着叶修出去了。

“来老韩,戴上这个发箍。”叶修把自己的戴好之后,把韩文清隔着棒球帽夹在了脑袋上,“真好看。”

“……”

“老赵帮我们俩拍张照片吧。”叶修从韩文清的兜里掏出手机,递给老赵。

“好嘞拍好了,你看看行不行?”老赵把手机还给叶修。

“技术不错啊。”叶修夸道。

“拍的人多了,就多少会一点。”老赵带着他们俩往雷鸣山漂流那边走过去。

叶修看了一眼雷鸣山漂流的排队时间,也是四个小时。

真可怕。

不排队的话,热门项目刷下来十分的快了,虽然说10:30才开始玩,但是玩完七个大项之后也才12:30,其中还包括了半个小时的花车巡游。

“我觉得好像没有必要买两日票?”老赵走了之后,两个人随便找项目排队进去玩着

“有什么想玩的明天可以再玩一次。”韩文清看了一眼他们俩这次进的项目,疯狂蜜糖罐。

“创极速光轮我还想再玩一次,雷鸣山漂流也不错,飞跃地平线也还行……”叶修数着。

“我再定一下明天的免排票吧。”韩文清掏出手机。

“不用,明天进来之后可以抢快速通道票,沐橙在网上查过,今晚上再查一下。”

“好。”韩文清点点头。

“哎那边有人看过来了,你低一下头。”叶修看到那边有几个女生往这边看,提醒了一句。

韩文清直接背过身去。

说实在的,迪士尼没有特别刺激的项目,大部分都是适合小孩子玩的。

两个人休闲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快8:00的时候,随便找了个能看得见城堡的地方,坐下等着了。

叶修往韩文清那边凑了凑,靠在他肩膀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老韩啊。”

“嗯。”

“老韩啊。”

“嗯。”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叫你吗?”

“为什么?”

“哎,真配合。”叶修笑了笑,“今天玩的开心吗?”

“开心。”和你在一起,就好。

烟花秀开始了。

听说放一次成本200万呢,得好好看看。

是比过年的时候放的要好看。

整场烟花秀要接近尾声了,叶修一把搂住韩文清的肩膀,吻了上去。

音乐停止,烟花也落下天际,叶修推了推恨不得把他压在地上的韩文清。

“良辰美景,佳人在侧,实在是忍不住啊。”叶修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伸手把韩文清也拉起来,然后没有再放手,随着拥挤的人潮,出了迪士尼的大门。

回到宾馆之后,叶修掏出韩文清的手机,看到qq上99+的消息一愣,把手机递给他,说:“好像有人找你。”

韩文清打开qq,叶修在旁边正在脱裤子,打算去洗个澡。

韩文清先是点开了张新杰的消息,是一张微博截图。

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你们猜我在迪士尼遇见谁了!你们绝对想不到我竟然遇到韩队了啊啊啊啊啊啊!韩队就算是带着大红的蝴蝶结也好看啊!不过我比较好奇,韩队是和谁一起来的?是弟弟吗?弟弟长得也太好看了吧!想抢[我就说说][图片][图片]

截图的时间是晚上7:15,微博发出去没有半个小时,就已经有接近二十万的转发量。

“队长,微博上的事情,你出面说明一下吧。”

“经理说以你的想法为准。”

韩文清登上微博。

他的微博里除了转发的战队的微博,就是联盟的微博。

这件事已经上了热搜了。

很多人都在猜旁边那个白白净净的男生是谁,也有大分析家发现一个联盟成员都没有跟着闹,很可能是内部人员。

从冯宪君的儿子猜到霸图训练营的成员。

韩文清找到那条微博。

转发。

“是我对象。”

然后韩文清的手机像疯了一样一直震动着,各种转发评论,韩文清的手机差点被卡到死机。

这次联盟里绝大部分的人都给跟着蹭了一波热闹“999999”“下次霸图主场是不是该请吃糖了?”“韩队真.爷们!丝毫不忸怩做作,这态度我给82分,剩下的18分以666的形式送出!”

叶修洗完澡之后韩文清进了浴室。

他打开房间带的电脑,登上qq,立刻被99+的消息卡到死机。

叶修无奈重启。

终于搞明白了两个人被刷屏的消息是怎么回事,叶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的十分开心。

然后不嫌事大地登陆了自己的微博,找到韩文清的微博转发了一下。

“嗯,是我。”

当天晚上微博被荣耀粉丝挤到瘫痪的事暂且不提,反正每次叶修登录微博的时候,都能有一大波@,有次叶修好奇地点了一个进去。

没看一秒就退出来了。

卧槽!竟然是r♂18小黄兔!

叶修不死心地又点了一个,ABO设定的车。

什么鬼!

叶修没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又重新点开第一个。

啧啧啧。

还是脐橙。

图里面韩文清那根看着他都害怕。

虽然说的确也很粗,干的他很爽。

后来叶修无聊了就点开@他的同人文看两篇,有的写的还挺有意思的。

直到那天他看完一篇新出炉的贼辣的r♂18,看完他都不好意思了。

晚上霸图主场去找韩文清的时候,就被压着按照文里面的套路酱酱酿酿了一番,他才发现。

原来看同人的不止他一个!

评论(10)
热度(134)

© 半调QAQ | Powered by LOFTER